波士顿的中国艺术品

来源:人民网-书画频道    作者:【美】简?波特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9-12    
  【清】带捕猎图的外销潘趣碗景德镇瓷1722—1735年

  一

  18世纪,新英格兰和中国之间贸易频繁,大量中国陶瓷、家具、装饰艺术品和壁纸流入新英格兰。这些艺术品大多数是专供出口的外销品,它们是研究西方装饰艺术发展的宝贵材料。不过,从事中美贸易的企业家对中国经典艺术品的收藏和鉴赏却很少涉足。

  到了19世纪末,波士顿出现了以爱德华·西尔维斯特·莫尔斯(EdwardSylvesterMorse)、威廉·斯特吉斯·毕格罗(WilliamSturgisBigelow)、欧内斯特·弗朗西斯科·费诺罗萨(ErnestFranciscoFenollosa)为代表的日本艺术爱好者群体,这使得波士顿成了美国顶尖的亚洲艺术研究中心。他们对日本艺术的兴趣源自1876年在费城举行的美利坚独立百年展。日本艺术品在这次展览中大放光彩。与日本艺术品相较,参展的中国艺术品绝大多数是外销画和外销瓷,它们的陈列方式也问题重重,这使得中国艺术品赢得的关注度远逊于日本艺术品。

  1894年,波士顿人首次接触到中国经典绘画。时任波士顿美术馆日本部主任的费诺罗萨组织了一次京都大德寺藏南宋佛教绘画展。费诺罗萨和未来的波士顿美术馆董事登曼·沃尔多·罗斯(DenmanWaldoRoss)以及著名鉴赏家、艺术商伯纳德·贝伦森(BernardBerenson)一同参观了这次展览。贝伦森记录下了他们的欣喜之情:“这些画的构图……和最伟大的欧洲绘画一样简洁完美……我为之倾倒。费诺罗萨在看画时激动得浑身颤抖,我自己也神魂颠倒……罗斯这个小个子的盎格鲁撒克逊人乐不可支。我们泪流满面,不停地戳、掐对方的脖子。我从未有过这样的艺术欣赏体验。”

  展览后,为了筹措修缮资金,大德寺将十幅展品卖给了波士顿美术馆。在这次大手笔购藏后不久,费诺罗萨就离开波士顿美术馆回到了日本。1912年,他出版了《中国和日本艺术的时代》(EpochsofChineseandJapaneseArt)一书,此书是许多西方人了解这一领域的入门读物。这部著作使得费诺罗萨对中国艺术品收藏产生的影响经久不衰。

  二

  费诺罗萨的继任者是冈仓天心(OkakuraKakuzō)。他之前是波士顿美术馆的顾问,后又出任亚洲艺术部主任。冈仓天心的父亲是一位富裕的丝绸商人。作为最早接受现代教育的日本人之一,冈仓天心在东京帝国大学受业于费诺罗萨。他的兴趣十分广泛,包括《茶之书》与《东洋的理想》在内的冈仓天心的著作点燃了西方人对亚洲文化的兴趣。他最为著名的观点是“亚洲一体论”,这是泛亚洲主义的早期表现。从1904年受聘于波士顿美术馆到1913年逝世,冈仓天心在持续购入日本艺术品的基础上,将工作重心调整为通过收藏中国顶级文物来建立东亚艺术品收藏。在这9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在外甥早崎幸吉(HayasakiKokichi)的陪同下在中国收购艺术品。民国时期的中国动荡不安,许多古迹在这段时间灰飞烟灭。早崎幸吉为我们拍下了众多中国古迹原貌的照片,他还是波士顿美术馆在中国的代理人。在冈仓天心和早崎幸吉的协作下,波士顿美术馆购入了大量经典藏品。冈仓天心痴迷于道教,常常身穿道袍参加活动,他购买了许多出色的道教塑像。他还为波士顿美术馆购入了马远册页《柳岸远山图》和传为宋徽宗所作的手卷《捣练图》。此外,他还购买了大批中国铜镜。
责任编辑:李秀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