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西路军革命歌曲的数字化传播策略

来源:《中国报业》杂志    作者:张鑫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1-25    

  【摘要】诞生于革命战争年代的革命歌曲,是红色文化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和物化形态。红西路军在甘肃河西地区创作的革命歌曲,未有深入而专业的挖掘整理和开发研究。网络和新媒体为革命歌曲的保存与传播提供了便利和机遇。根据实地调研,本文提出了革命歌曲的多路径数字化传播策略。

  【关键词】红西路军革命歌曲 红色文化资源 数字化传播 【中图分类号】G20 【文献标识码】A
 

  红色文化资源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在革命战争年代开展了一系列革命活动后形成的,可被人民群众开发利用的物质形态、信息形态、精神形态的历史遗存,如红色文艺作品、红色遗址旧址、革命纲领、红色精神等”。[1]作为红色文化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和物化形态,诞生于革命战争年代的革命歌曲,“是音乐和革命的高度统一,也是音乐和政治的高度统一”。[2]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把红色资源利用好,把红色传统发扬好,把红色基因传承好。”近年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先后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关于实施革命文物保护利用工程(2018-2022年)的意见》等文件,明确提出要“融通多媒体资源”,“建立革命文物大数据库”,“让革命文物活起来”。2019年8月,习近平在视察甘肃时又指出:“讲好党的故事,讲好红军的故事,讲好西路军的故事,把红色基因传承好。”这些论断凸显出红色文化资源保护、开发、传播的重要意义。

  红西路军在甘肃河西地区鏖战半年之久,他们创作的革命歌曲不仅未有大规模传唱和传播,也未有深入而专业的整理和研究。在红色文化资源保护、开发、传承的意义上,这无疑是一大缺失。互联网和新媒体为革命歌曲的保存与传播提供了便利和机遇,在新的传播环境下研究如何充分释放其作为红色文化资源的价值,具有重要意义。

  红西路军革命歌曲搜集、整理与传播概况

  经搜集整理,红西路军革命歌曲现存150余首,散见于《张掖文史(第三辑·张掖民歌专辑)》《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调查研究卷》《西部悲歌》《碧血黄沙》《悲壮的征程》《红西路军在临泽》及原中共张掖地委党史办所编《红西路军史料(第三辑)》等书籍及原张掖市委党史办的未刊稿《西路军宣传歌曲》中。

  这些歌曲,从歌词内容上来看,可分为以下几类。第一类以号召西路军广大指战员和人民群众奋起抗日为主题,如《红军抗日》《西北同胞》《抗日歌》等。第二类以加强红军队伍建设、鼓舞斗志、克服困难为主题,如《我们是铁的红军》《共产党领导真正确》《出操歌》《操场练兵》《四要四不要》等。第三类以揭示阶级矛盾、反剥削、反压迫和发动群众闹革命为主题,如《打马家》《蓝衣社是走狗》《赶快起来闹革命》等。第四类以瓦解敌人抵抗意志为主题,如《劝白兵》《联合打日本》《打倒反动派》等。

  这些歌曲,歌词简短干练,通俗易懂,有些虽然格律欠佳,但符合当时人民群众的生存状况和当地实际,有着强烈的战斗性和鼓动性特征。其旋律大多采用群众喜闻乐见的地方小调和民歌曲调,朗朗上口。正因为这些特点,使其具有顽强的生命力,不少仍能在民间流传。

  但另一方面,这些歌曲的传播与传承仍面临许多现实问题。调研发现,河西五市的红西路军纪念馆中,宣传册、展板、书籍及现场解说中依然鲜见这些歌曲;河西五市的红色旅游景点、西路军战斗和生活遗址、烈士陵园等,也未呈现。这些歌曲,大都收集在一些书籍甚至未刊稿当中,而且曲谱的记录有很多缺失。这显然不利于传播。

  红西路军革命歌曲传承与传播的困境

  第一,红色文化资源传播内容陈旧,传播渠道狭窄、单一。河西地区有大量的红西路军遗迹,但大都未能形成红色旅游线路,而仅仅是作为遗迹来保护。即使是一些单位组织的参观活动也仅限于节庆等特殊时间,难以形成持续的传播。

  第二,作为红色文化资源的革命歌曲传播力度不够。党和国家一贯重视红色文化资源,但对其保护开发的时间较短,较自然景观、传统文化遗存的开发利用和重视程度存在很大差距。就红西路军革命歌曲来说,即使是当地群众对其也不甚了解。

  第三,对红西路军革命歌曲缺乏专业的整理研究,导致其文化意涵难以被社会各界所认识。革命歌曲“直接反映革命斗争各方面生活”,[3]不仅有鲜明的政治意涵和革命意涵,也是我国社会主义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丰富的当代意义。但对红西路军革命歌曲缺少组织性、专业性的抢救整理和研究,使得其作为红色文化资源的价值未能被开发利用。

  第四,音乐学和音乐社会学意义上的红西路军革命歌曲研究薄弱,使其艺术价值和社会价值难以和当地文化资源开发联系起来。这些歌曲的创作以民间小调为旋律,以革命内容为歌词,但大部分未有曲谱的整理和研究,自然不能展示其价值。再者,红西路军在河西地区活动仅半年时间,这些歌曲创作、传播的时空有限,不仅加大了研究难度,也不利于这一资源的开发利用。

  第五,就目前来看,红西路军革命歌曲的传播空间狭小,缺乏传承人,传播渠道和传播载体开发不够。受地域特色和传播时空限制,这些歌曲需要进一步整理改编以扩大传播范围。随着时间推移,能传唱这些歌曲的人越来越少,久而久之,它们会被历史的长河湮没,加快挖掘整理、培养传承人迫在眉睫。

  红西路军革命歌曲的多路径传播策略

  在“讲好红色故事、激活红色记忆、体验红色征程、传承红色基因”的要求和目标下,根据实地调研,我们提出以下具体策略,以促进作为红色文化资源的红西路军革命歌曲的整理研究和开发利用。

  第一,建设革命歌曲数据库,整理、研究和传播红西路军革命歌曲。将作为红色文化资源的革命歌曲的文字文本、图片及音视频资料等,按照相关标准和规范,进行加工整理,制作成数字资源集合供检索查阅。这些资料、资源应包括:革命歌曲的歌词及曲谱、采访知情人和相关人士的记录、研究成果等文字性材料,拍摄的各类资料、人物、事件、遗迹的影像资料,以及革命歌曲演唱、演奏的音视频资料等。革命歌曲数据库建设的意义在于,它能够长期有效储存并不断添加,而且还可以开发出各种新型传播载体,如短视频、H5产品、VR产品等。革命歌曲数据库不仅能满足用户查阅歌曲资料、红色故事等要求,也能使其获得身临其境的在场感,从而产生共鸣。建设革命歌曲数据库,符合“数字中国”战略的方向和要求,对红色文化资源的整合利用意义重大。

  第二,建设革命歌曲的数字展馆。目前在河西地区的红西路军纪念馆中,数字展馆或数字陈列的建设是一大不足,而革命文物的数字化布展是新媒体环境下一种重要的文化遗产管理、文化资源开发利用的新模式。它可以更好地整理、记录并有效保护濒临消失或被遗忘的革命歌曲,而且还可以通过互联网向观众提供数字化展示和衍生服务。相对于传统纪念馆,数字展馆可以突破时空限制,使革命歌曲以不同形式展现在网络空间,从而开拓革命歌曲的传播路径,扩大受众范围。

  第三,充分利用媒介融合的技术和渠道优势资源,实现革命歌曲的多渠道传播路径。新媒体环境下,融媒体是文化资源传播的重要平台。地方政府、红色旅游景区、西路军纪念馆等机构都应该利用媒介融合带来的传播平台多样化、融通化优势,建设红色文化网站、官方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等平台,利用县级融媒体建设的机遇和条件,打造具有独特地域优势的红色文化融媒体产品,提升革命歌曲和红色文化资源的精神内涵,搭建完善合理的红色文化传播网络,拓宽传播路径,寻找红色文化资源的开发、传播出口。

  (作者:河西学院音乐学院副教授)

  基金项目:本文为2017年度河西学院青年教师科研基金项目“河西地区红西路军革命歌曲整理及其宣传功能研究”(项目编号:QN2017022)的成果之一。

  注释

  [1]渠长根,闻洁璐:《红色文化资源研究综述》,《浙江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2期。

  [2]曾遂今:《中国大众音乐》,北京广播学院出版社,2003年版。

  [3]静泰:《革命历史歌曲的演唱不能走“戏说”之路》,《人民音乐》,2006年第1期。

  责编/魏艳华

来源:《中国报业》杂志2019年11月(上)P54-55

责任编辑:耿鑫 审核:戴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