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表态打破贷款利率隐性下限 专家认为重点是加快贷款利率“两轨合一”

来源:证券日报    作者:刘琪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1-18    

  主持人陈炜:11月16日,央行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对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进行了解释,明确将继续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并要求各银行积极推动LPR运用,打破贷款利率隐性下限。今日,本报聚焦该《报告》热点内容,进行相关采访和解读。

  本报记者 刘琪

  11月16日,央行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下称《报告》)。其中,对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进行专栏报告。按照国务院决策部署,今年8月17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改革完善LPR形成机制公告,推动贷款利率市场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取得重要进展。

  《报告》指出,下一步,中国人民银行将继续做好LPR报价和运用工作,引导和督促金融机构合理定价,进一步打破贷款利率隐性下限,疏通市场利率向贷款利率的传导渠道,并抓紧研究出台存量贷款利率基准转换方案。同时,维护好存款市场竞争秩序,保持银行负债端成本基本稳定。

  实际上,今年8月26日,央行行长易纲在主持召开24家主要金融机构LPR工作会议时也强调,“坚决打破贷款利率隐性下限,推动贷款实际利率进一步下降”。

  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湛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所谓贷款利率隐性下限,主要指的是部分银行约定以贷款基准利率的一定倍数(比如0.9倍)作为隐性下限。贷款利率隐性下限的设置导致货币政策从银行间向信贷市场的传导机制失灵,使得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难以降低。目前,银行贷款利率换锚,由以前瞄准贷款基准利率改为LPR利率,而LPR利率是由MLF利率加点确定,可能增加银行间市场利率向信贷市场利率传导的有效性,并且央行要求银行不得以任何形式设置隐性下限,有利于彻底打破隐性下限。

  “目前LPR的报价还是以银行自主报价为主,报价时本身会参考基本利率;此外,银行间的协同行为,比如同时将报价限定到基本利率的几倍,也会产生利率的隐性下限。”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对《证券日报》记者指出,这就导致虽然LPR报价采用的是市场化准则,但由于存贷款利率和市场利率是并存而不是并轨,因而即使直观看市场利率是下行的,但和实体经济对利率变化的感受可能是不同的,若想真正疏通货币传导机制,优化资源配置,根本上还是要加快贷款利率“两轨合一”。

  《报告》提出,要抓紧研究出台存量贷款利率基准转换方案。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认为,如何进行转换非常值得关注。他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存量贷款利率低于LPR的,企业不会接受;高于LPR的,银行意愿不强。

  盘和林认为,为了避免混乱,并轨的过程最好是分类处理。在改革之前形成合同的,采用固定利率的依然应该按照合同执行,央行未来也会在一定时期内继续公布贷款基准利率作为缓冲,而采用浮动利率的则可以进行再谈判了。

  “实际上,在市场力量的趋势下,这个问题不必过度担心”,盘和林认为,如果降息效果显著,再谈判就可以将定价基准转为LPR,之后银行视情况达成协议,不再以央行基准利率为定价基础;如果无法达成协议,那么就意味着存在利差,借款人也完全可以通过较低市场利率筹集资金进行还款,利率最终会趋于平稳。

  此外,央行还提出“保持银行负债端成本基本稳定”。对于如何保持,李湛认为,目前,我国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先推动的是贷款利率市场化改革,但保持存款基准利率暂时不变,有利于维持银行负债端成本的稳定。短期内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大概率还不会推进。

  盘和林则认为,首先增强储备类存款客户的黏性,减少客户流失和吸引新客户的成本;其次,可以开发中间业务,拓展价值链;最后,在加强风控的同时,下沉资质,找到自己的优势领域,精准定位,形成差异化竞争。

责任编辑:耿鑫 审核:戴靖

上一篇:第二届进博会 交出711.3亿美元成绩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