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社交与颜值经济商业模式探究

来源:《中国报业》杂志    作者:高栩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08    
  [摘要]互联网技术的进步带给人类社会无限发展的可能,为人们开拓了多种网络虚拟社交途径,DIY“捏脸”软件就是其中一种。虽然这类软件可能难以长久延续,但我们不能忽略这类以“颜值”为基础的网络社交软件,因为它背后的颜值经济存在着无限的创新可能性。
  [关键词]虚拟社交 颜值经济 虚拟空间 [中图分类号]C912 [文献标识码]A

  科技更新迭代在很大程度上推动着传统社交模式进一步演变,不同应用的出现导致人们的社交方式也随之发生变化。近期ZEPETO更是以其概念新颖的虚拟社交模式风靡一时。本文将以DIY“捏脸”软件为对象,探讨虚拟社交对人际交往的影响,以及对网络颜值经济在商业上的创新与发展的思考。
  “完美”形象与虚拟社交
  ——ZEPETO火爆现状成因探究
  ZEPETO是一款“捏脸式”APP,在2018年末引得社交圈万千关注。这款“捏脸”软件被评价为2018年的“QQ秀”。实际上,与QQ秀不同,ZEPETO的流行更多的是借由“自我定制”这个概念,像“天涯明月刀”“楚留香”等游戏,在“捏脸”过程中,并非系统生成不能修改,这种行为更能体现个人审美品位与形象差异化。从美图秀秀开始,抖音滤镜、脸萌、天天P图乃至ZEPETO,人们孜孜不倦地投入大量时间,通过对面部、服饰等不同维度的细节改造,亲手设计出一个自认为独一无二的理想形象。
  但真的“独一无二”吗?我们随意比照ZEPETO合照就可以发现,在众多外观看似不同的虚拟人物中,总体风格都是极为相似的萌系“娃娃脸”。天使般的脸蛋让人毫无抵抗力,这种由类婴儿面孔特征所引发的积极情绪被称作“娃娃脸效应”。
  美颜软件的出现,使得人的面孔不再只是看到的样子,这个行为本身成为一个符号赋意的动作。这些“美颜”APP将变美的方式模式化,以流水线的方式完成对美的界定和量产。在天天P图中,它不仅提供了“一键变美”,同时也为用户提供了特效与场景制作,诸如“古装”“非主流”“热剧换装”等。再经过各种媒介反反复复、无孔不入的“变美指南”观念传播之后,社会主流审美和用户的自我想象重合所创造出一种美的“标准”并被大多数人承认。
  ZEOETO这类软件让我们试图将自己变成自认为理想的“我”:拥有梦寐以求的颜值、服装,还能存在于世界任何一个美好的角落,甚至和偶像明星同屏,但正是这种对于塑造完美自己的需求,使人们被“囚禁”在自我表现的监牢中。这些应用从诞生到火爆也表明,人类对“美”的渴望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达到极致。
  “镜”技术赋权下的乌托邦
  ——ZEPETO平台的社交“硬伤”
  一直以来,身体都是阶层划分和歧视的重要组成部分。某些明星之所以为明星,是因为他们遥不可及的美颜。由古至今,人类表达“美”只是为了获得其他人的认同。按照肯尼斯·伯克的理论,我们之所以对某种事物产生认同,根本上是因为我们在这一心理行为中找到了某种安全感。而现今,改变外貌却只需动动手指,就可以从貌不惊人到惊艳四座,这些也正是我们通过美颜软件攫取到的精神收获。
  然而,正如《黑镜》中的“镜”——人们很容易沉迷于它传递的丰富的声光信息中,忘记了它可能带有的局限。这面“镜”暗示了无论这块屏幕再怎么真实,它仅仅是科技提供了一个场域、为人们构建起说自我欣赏的地方。回到现实之后,人们依旧必须审视自身。它为人们提供了类似《头号玩家》那样的虚拟空间,让我们感受到美和丑的界限不再明显,种族、肤色、贫富的鸿沟逐渐缩小,我们进入一个没有很大差异化的世界。
  无论如何,不管是虚假平等,抑或是差异化的缩小,未来到来尚且需要时间。毕竟社交在虚拟软件中不过起着扩充受众范围的功能。ZEPETO这类软件更多的是“美颜”的工具属性。而工具属性,承载不起对社交的所有需求与满足,它更不能实现空间意义上完全平等的交往。
  再者,ZEPETO依旧存在短命软件的“硬伤”。它没有微信、腾讯QQ等联系功能,且用户关注、合照都是单向行为,缺乏互动。如同脸萌,4天内从9万突破至100万,却又在短短一个月就暴跌到8000。这说明,社交属性不足,如果没有重大功能更新且跟不上用户需求,便会遭遇大规模用户流失。
  创新与传播——对颜值经济持续性的思考
  1.虚荣与快感,观看社会里的颜值经济
  “颜值”作为近几年最具影响力的新兴词汇之一,其在社会、商业、文化等不同领域,都引发了一系列经济效应。从与“颜值”直接关联的医美、化妆品,到美容健身等行业,到美颜APP的下载装机量仅次于微信。毋庸置疑,这些都是“颜值经济”下的产物。
  但任何美颜APP,展现出的都是用户依据共有审美而制造的“想象我”,严重同质化且容易审美疲劳。然而,美丽的图像依旧获得了大量的传播和讨论,让修图者继续花费大量时间沉迷其中,例如BeautyCam,修图时间在30分钟以上的人占到了20%。
  除时间成本外,人们还会为了更“美”投入金钱。在ZEPETO中,用户可以通过刷任务累积金币,或者“氪金”,然后用金币“购买”更多的心仪搭配或理想的背景。在其他不少美图软件中,为了盈利也会将一些特效或者特殊道具作为“特权”提供给“氪金用户”。凭借贩卖道具,这些软件吸金不少。
  颜值经济依赖于越来越发达的网络传输技术和社交软件,当点赞、评论、转发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习以为常的动作,“美颜”便从一种关乎个人审美喜好的行为转变为关于建构虚拟身份、实现自我认同的群体凝视:一方面展示身体“美”博眼球出位,另一方面获得关注度,颜值经济网络就此诞生。
  在观看社会中,美颜软件通过P图或者DIY一个虚拟形象,在消除了现实中外貌缺陷的同时,人们还能在互相赞美中获得快感。DIY本身则是非常吸引人的一种商业模式。在平台上分享“最美搭配”的攻略,使他者参与到自己的生活现场和外形评价,也使得软件本身自带传播效应,而“信息互酬”也成为颜值经济的根本。
  2.创新与传播,对颜值经济与品牌传播的思考
  “颜值”已然成为市场中最有价值的属性,也许它并不代表产品最佳的发展方向,但它实现了产品创新,也无疑证明了“颜值经济”本身所具有的商业影响力。以ZEPETO为例,服装、鞋袜、美妆等精致的物件,都穿搭到人物角色身上。假若能与PRADA、DIOR、CHANEL等品牌达成战略合作,这款APP成为各大品牌的线上虚拟秀场。
  假使这些“美颜”软件不局限于定制个人外观形象,还能将虚拟空间随心所欲地切换到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那么,以商场内的特色业态为背景,选择诸如宜家、美凯龙等商场空间,并整合现有宣传渠道,整个虚拟空间都可成为展示场。
  目前,单凭“DIY捏脸”或“美颜”这种单一的颜值经济是难以长时间延续的。“蹿红”后怎么会有用户雪崩般的流失?通过不同的活动形式或品牌联动,形成用户黏性和明确的盈利模式,打造独有的可持续性的颜值经济商业模式,是美颜软件需要思考的问题,也是“颜值经济”需要考虑的问题。
  (作者单位:南昌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参考文献
  【1】沉迷捏脸无法自拔?让心理学为你揭秘![EB/OL].https://www.xinli001.com/info/100438584?from=shouye-dh,2018-12-07.
  【2】OxfordDictionaries.TheOxfordDictionariesWordoftheYear2013is“selfie”[EB/OL].http://blog.oxforddictionaries.com/2013/11/word-of-the-year-2013-winner/.
  【3】刘涛.美图秀秀:我们时代的“新身体叙事”[EB/OL].http://www.sohu.com/a/207094923_258583,2017-11-27.
  【4】赵柔柔.“镜”中之人——《黑镜》中的反乌托邦叙事与后人类主义探析[J].文化研究,2015(01).
  【5】不要遗忘腾讯QQ,腾讯努力用新花样留住90后[EB/OL].http://www.360doc.com/content/14/1031/16/17132703_421473522.shtml,2014-10-31.
  【6】黄俊,董小玉.论自媒体空间的四种青少年亚文化[J].今传媒,2015(02).
  【7】刘汉波.自拍,一种互联网时期的青少年亚文化——从自我凝视、数字造颜到脸谱共同体[J].中国青年研究,2017(02).
  【8】康希荣.“颜值”背后的经济效应及其可持续性[J].财经界(学术版),2016(24).
  责编/孙李
来源:《中国报业》杂志2019年4月(下)P16-17

录入人:毕茗 签发人:戴靖